快捷搜索:

锦江、北控、中国环保、京环 四大固废龙头企业如何占领市场高地

锦江、北控、中国环保、京环 四大固废龙头企业如何占领市场高地?

面对大势,产业该如何升级与转型?2016(第十届)固废战略论坛特别针对该话题,展开高端对话。对话由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傅涛主持,邀请到中国锦江环境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元珞、北京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柯俭、中国环境保护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肖兰、北京环卫集团副总经理何亮。针对固废产业的升级与转型,四大固废龙头企业掌舵人从产业现状出发,分享企业未来的发展构想,并预测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四大龙头企业的发展蓝图:大势之下求新机

王元珞:坚持主业,不断探索新的发展方向


从1998年建立第一个垃圾焚烧发电厂至今,锦江已经坚守了18年,目前在全国近30个省自治区及东南亚地区已建成和正在建设及筹建的生活垃圾焚烧项目近50家,总规模约56030吨/日,已经投运的规模达3万多吨。

今年8月,锦江环境成功在新加坡上市,成为锦江集团旗下独立的上市公司。王元珞介绍,锦江环境的发展战略清晰,要继续坚定不移地做垃圾焚烧发电技术以及运营管理综合服务商,同时还要坚定地把流化床技术做好。

由于历史的原因,锦江走了一条国产化之路,但过程中也在不断探索和革新。王元珞指出,我国的垃圾焚烧理念是,一直不断的完善提高装备、提高系统工程来适应垃圾的变化。欧洲的理念,更多的是用垃圾去适应后面的焚烧环节,从而做到更清洁、更高效的焚烧。垃圾焚烧的后端(高效的焚烧炉)一般不变,而是对前端进行处理以适应后端需求,逻辑简单却焚烧效率高。

受这种理念的启发,锦江也在近几年引进了国外先进预处理设备,让垃圾在前端实现充分分类,所有的铁器、陶瓷等不可燃的垃圾都在前端选出来,做到前端的资源化利用。

不仅坚持流化床技术的推广和应用,现在锦江已经有多个项目开始采用炉排炉技术。王元珞表示,锦江愿意做流化床、炉排炉两种技术的集成、优化、提升和共享,两种技术的集成更适应我国的垃圾焚烧。

今年,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和环境保护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处理工作的意见》,已经描绘出了垃圾焚烧领域很大的市场前景。王元珞认为,面对这种现状,企业要积极抓住机遇。锦江今年在新加坡上市,实际上也是为了更好的开展国外市场。在欧洲,所有垃圾没有经过预处理是不准进焚烧厂的。垃圾经过预处理再进行焚烧可以更安全、更高效、更环保,这个理念会慢慢引导大家,这也是锦江未来的发展方向。

王元珞很坚定,垃圾焚烧发电是锦江一直坚持的重要方向。近两年,锦江也在向其他的方面拓展,包括向平台性的公司发展。涉足餐厨垃圾、病死畜禽的处理,以及污泥的处理、粪便的处理等等,同时也积极地与上下游企业进行战略合作。

柯俭:看到机遇,也要看到挑战


北京控股依托资本市场的强大动力,在2009年真正进入固废领域,起初是一家环保公司,通过三次重大并购,目前的生活垃圾焚烧投资运营总规模已经达到4.5万吨/日。今年,成功完成对德国最大垃圾焚烧发电企业EEW的并购,更是大幅提升北京控股在固废环保领域的业务规模和行业地位。

“最近国家出台了若干加强环保发展的条例和政策。” 柯俭指出,未来固废行业机遇和挑战并存,作为重资产企业,面临的挑战更大。“每一次条例的改变对企业来讲,都意味着成本的增加。”柯俭强调,解决难题最大的花费就是技术的更新,成本是巨大的。

当然,机遇与挑战并存,北京控股是固废领域中资产相对庞大的企业,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在邻避现象比较严重的产业现状下,有一定影响力和知名度的企业,会为政府带来一定的信任度。

柯俭认为,现在垃圾焚烧产业正处在蓬勃发展的阶段,行业内以及行业外的很多企业开始逐步进入这个产业,也导致了竞争的激烈。北京控股在竞争当中走向了产业纵深的拓展,前端进入垃圾清运、垃圾清扫。横向包括危废、餐厨、污泥等领域的延伸,这是面对竞争所采用的策略。

肖兰:多措并举,横向和纵向双管齐下


中国环境保护经过多年的实践,锤炼了强有力的技术集成和整合能力,各种垃圾处理技术门类齐全。另外,在垃圾的专业化道路上也在不断细化,除了垃圾焚烧技术,还在前端的垃圾预处理、垃圾分选以及垃圾的末端处理等环节更加细化专业。目前实现固废处理综合规模约6万吨/日,其中垃圾焚烧规模约5万吨/日。

 

肖兰介绍,在转型上,从设计、工艺、装备的集成,到投建运等,中国环境保护尝试打通整个产业链。在专业化方面,从各种炉型专业化的集成,以及前端、后端技术的集成也做了积极的探索。市场模式上,中国环境保护开始向横向不断延伸,不仅涉足生活垃圾,还有农林废弃物、餐厨垃圾、污泥、危险废弃物,通过集团内部进行整合。不仅横向拓宽,集团还在纵向上拉通,从垃圾收运的前端一直到填埋场的土壤修复。市场方面,从农村到城市,从国内到国外,中国环境保护按照国家“一带一路”的思路,积极走出国门。管理上,积极精耕细作,以系统化的思维和结构化的方法,构建一体化的、标准化的管理体系,目前已经申报国家管理创新奖。资产融资方面,固废产业投资大、回收期慢,必须要有资产的撬动才能尽快拓展规模。不仅发展传统的金融融资,还有国家的产业政策基金,中国环境保护还积极采用资产证券化,不到两年时间,中国环境保护共融资20亿。

何亮:正在酝酿垃圾处理革命

作为一家国企,北京环卫抵住了多元化的冲动,腾讯分分彩抵住了投资的诱惑,很不容易。多年来,集团坚持了环卫的主业,执着于道路清扫、固废收用、固废处理和再生资源利用。

何亮介绍,2007年,北京环卫成立了行业内在北京的专门研发机构,现在具备垃圾处理、固废处理以及清扫保洁所有的设计能力。此外,北京环卫还有扫尘车、洒水车、垃圾收运车等装备板块,该板块有五大系列,250个品种,基本上能够满足环卫的装备需求。

北京环卫虽然不是资本型的企业,但近几年也在不断强化投融资的能力,在国内外也做了BOT投资建设和运营,是专业的产业链完整的集团。

北京环卫与共和国同龄,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而发展起来,有 60多年的历史,也在不断的创新,去年集团把环境综合服务、再生资源利用等两个主要的业务拿出来,组成了北京环境,准备做一个重组融资的平台。把装备制造也拿出来,将生产扫尘车、垃圾车的板块也作为一个平台公司,同样做一个重组融资的平台。集团也曾经在2006年引导了我国的“清扫革命”,把扫马路上变成了洗马路。同时北京环卫也是我国几次公厕革命的引领者。这几年,集团一直在酝酿垃圾处理革命。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

 

未来产业格局:开放胸怀,合作共赢

王元珞:搭建平台,共同唱戏

在四部委的政策鼓动下,已经不是二、三线城市竞争的问题,而是一线城市要重新思考垃圾的更安全焚烧处理的问题。现在面临的一大难题就是邻避效应,如何从邻避到邻利,需要企业与政府共同努力。更关键的一点是加强监管以及高效的企业自律。

王元珞指出,不论是1998年的金融危机还是现在的经济下滑,固废行业企业的财务报表始终是非常好的。不仅很多基金、很多投资者都看重固废行业。还有很多企业,会做的、不会做的,专业的、不专业的,大型央企、小企业都想进入环保产业,说明了大家都在关注产业,更关键的是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

“作为一个企业来讲必须要有足够的胸怀。”王元珞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绝对不能什么技术都自己去创新,而是应该去整合。各个领域实际上隔行如隔山,并不是一个企业什么都能做好。这就给行业内的细分领域企业,带来一个非常好的合作机遇。所以锦江要做一个合作的平台,要与行业包容合作。

锦江是一家民营企业,实际上更多是市场经济的驱动,王元珞强调,在合作中,对很多细分领域的小企业,锦江并不要求控股,而是希望原有的团队能够发挥作用,锦江只是搭建平台,让更多企业共同在这个平台上唱戏。

柯俭:未来的诗和远方,需要产业共同书写

竞争对行业来讲是好事,但竞争应该是在有规则的前提下竞争,这样才能使行业良性发展。

对于企业来讲,首先是做好自己的事情,达标生产、达标排放。再往前推进一步就是把工厂建成花园,将功能性的要求变成审美的要求,超越欧洲的思想。

“未来还有诗和远方,” 柯俭指出,整个行业的宽度是存在的,可以向行业宽度上转移。新生的企业将是产业未来的强大推动力,有非常大的闯劲和非常大的热情,有一颗勇敢的心。北京控股也期待通过E20环境平台与产业内更多的优秀企业展开合作,大家都是行业中的合作者。

肖兰: 多方合作,才能做大、做强

在生态文明进入大国策的背景下,确实密集出台了很多的相关政策,但最终要想解决邻避问题,应该通过综合补偿机制。不能只靠企业的自我宣传。应该是政府的一些补偿和企业的一些行为综合达到一种补偿机制。我们政策出台很多,但是真正落地是滞后的,一些实施细则都是要亟待出台的。

“机遇跟挑战并存,做大与做强并举。”肖兰指出, “十二五”还有欠帐,“十三五”的规划又来了,有大量的任务等待企业来完成 ,所以企业不能坐等,只能是大干快上,找准定位大力拓展市场,同时一定要做强、做精、做细。

首先,大的国企要建立大的平台,在纵向精细化上与更多细分领域企业合作,这样才能真正的将做大、做强并举。

第二,在精耕细作上做文章,投资、建设还有运营等要提高管理水平,才能持久。

第三、企业自律,要接受社会的监督。

另外还有商业模式的探讨。现在细分领域战线拉的越来越长,以前都是在城市大规模的焚烧,未来更大的市场可能在城镇和农村。农村的规模很小,也很散,应该探讨更适合的处理模式,中国环境保护也在探索通过建立固废产业园区达到规模效益,但这需要与更多细分领域企业的合作完成。

何亮:合作研发,找到中国模式

环保的技术没有更先进,只有更适合。中国的垃圾还需要中国的模式来处理,要研发和创造中国的模式。针对我国垃圾含水率高、有机质含量高等特点,选择适合的处理方式。北京环卫集团从2006年开始就在研究探索适合中国的垃圾处理方式,叫做京环模式。

而中国模式还需要探索,但一定要合作,要自主研发。没有其他任何国家的垃圾处理技术是为适合中国垃圾成分而研发的,中国模式只能靠中国人自主研发,自主研发不等于不合作,要有开放的胸怀,在全球范围内合作研发。

“只有多元化才是生态的,才是真正繁荣的。”最后,傅涛总结并期望,未来更多领先企业能够充分开放胸怀,促进行业合作。其他专业性的公司更好的做精专业度,做出自己的价值,形成更好的产业共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